代玩小游戏兼职
<menuitem id="b7fht"></menuitem>

    <output id="b7fht"></output>

    欢迎来到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是内蒙古自治区直属的综合性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机构。

    吴团英:关于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文化转型发展自主能力和自主地位的若干思考——从费孝通“文化自觉”理论谈起

    来源:作者:吴团英2019-07-05编辑:张慧 查看数0评论0

    今天有机会参加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学术研讨会,感到很高兴。我觉得这是一次很重要的学术研讨会,一方面,这次研讨会是在举国上下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的宏大时代背景下召开的;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是,这次研讨会的主题,即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以下简称三少民族)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问题,与这一宏大时代背景具有高度契合性,凸显这次研讨会能够抓住时代主题,紧跟时代发展步伐的鲜明特点。下面,结合这次研讨会的主题,谈三点思考性的意见。

    一、费孝通关于“文化自觉”理论的落脚点

    费孝通关于“文化自觉”的理论,大家都比较熟悉,也比较认同。既然如此,这里为什么又从费老的这一理论谈起呢?主要是基于这样两点考虑的。

    一是费孝通这一理论的提出,同我们今天讨论的三少民族之一的鄂伦春族的文化转型发展有某种历史机缘。我们知道,费孝通“文化自觉”的理论,是于1997年1月在北京大学举办的第二届社会学人类学高级研讨班上提出的,但据先生自己讲,这一想法,这一思想的萌芽却早在十年二十年前就开始萌生。2002年8月,费老在《关于“文化自觉”的一些自白》一文中说:“这个名词确实是我在这个班上作闭幕发言中冒出来的,但它的思想来源,可以追溯的历史相当长了。大家都了解,20世纪前半叶中国思想的主流一直是围绕着民族认同和文化认同而发展的,以各种方式出现的有关中西文化的长期争论,归根结底只是一个问题,就是在西方文化的强烈冲击下,现代中国人究竟能不能继续保持原有的文化认同?还是必须向西方文化认同?”他接着具体讲道:“我在提出‘文化自觉’时,并非从东西文化的比较中,看到了中国文化有什么危机,而是在对少数民族的实地研究中首先接触到了这个问题。20世纪80年代末我去内蒙古鄂伦春聚居地区考察,这个民族是个长期在森林中生存的民族,世世代代传下了一套适合于森林环境的文化,以从事狩猎和饲鹿为生。近百年来由于森林的日益衰败,威胁到了这个现在只有几千人的小民族的生存。90年代末我在黑龙江又考察了另一个只有几千人、以渔猎为生的赫哲族,他们也存在同样的问题。”通过这两次考察,费孝通认为,这些人口较少民族,面对这种前所未有的挑战,只有从文化转型上求生路,要善于发挥原有文化的特长,求得民族的生存与发展。他还进一步指出,文化转型问题,不只是人口较少民族面临的问题,也不只是中国人面临的问题,而是当前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这里我重提费老“文化自觉”理论同我们鄂伦春族的历史机缘问题,不仅想表明我们今天讨论包括鄂伦春在内的“三少民族”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问题有多么重大且具独特的意义,还想提一个建议,即以费老考察鄂伦春的当年作为一个时间节点,开展相关的考察和研讨活动是否很有意思?请大家琢磨琢磨。

    二是费孝通“文化自觉”的理论,对我们今天讨论三少民族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问题,推进三少民族文化转型发展,还是很有启示意义的,可以作为我们专题研讨的重要学术支撑。我理解,费孝通的“文化自觉”理论,从内涵上讲就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的过程,所具有的特色和它的发展的趋向”。从历程上讲,“文化自觉”主要经历“各美其美”“美人之美”和“美美与共”三个发展阶段。费老指出:“‘各美其美’就是不同文化中的人群对自己传统的欣赏。这是处于分散、孤立状态中的人群所必然具有的心理状态。‘美人之美’就是要求我们了解别人文化的优势和美感。这是不同人群接触中要求合和共存时必须具备的对不同文化的相互态度。‘美美与共’就是在‘天下大同’的世界里,不同人群在人文价值上取得共识以促使不同的人文类型和平共处。”从价值取向上讲,“文化自觉”的目的就是为了加强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们“对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决定适应新环境、新时代文化选择的自主地位。”“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四句名言,是费老在他80岁生日那天讲的,此后就常常用这四句话来作为“文化自觉”历程的概括,还以 “和而不同会有日”的志向,表达了对文化自觉的坚定信念。

    以上就是我对费孝通“文化自觉”理论的初步理解,并以费老的原话作了概括。值得注意的是,在讲到费孝通“文化自觉”理论的时候,人们大多强调的是“自知之明”和“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的问题,而对“自主能力”和“自主地位”问题谈的很少或注意不够。这对我们全面把握这一理论及其精神实质是不够的。那么,这一理论的精神实质或根本落脚点是什么呢?我以为,费孝通“文化自觉”理论的精神实质或根本落脚点就在于加强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们“对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决定适应新环境、新时代文化选择的自主地位。”人们无论是坚持“各美其美”“美人之美”还是努力做到“美美与共”,都离不开其文化转型自主能力和自主地位的提高。我认为,两个“自主”,即“自主能力”和“自主地位”,是解决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问题的关键,也是费孝通全部“文化自觉”理论的根本落脚点。

    二、三少民族文化自信的逻辑和历史基础

    文化自信,实际有两种形态。一种是盲目性的,这种自信是情绪化的,不可持续的,并可能导致历史虚无主义或民粹主义,其危害不容小视。一种是自觉的,这种自信是理性的,可持续的,有利于推进民族文化传承保护和创新发展。前者是我们需要克服和抵制的,后者是我们坚持和倡导的。这就提出文化自觉问题,把文化自觉当作文化自信的逻辑基础。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需要做的事也很多。从学术研究的角度讲,我们需要进一步了解三少民族的历史、文化以及当下生存状况,了解未来发展趋势和可能面临的各种挑战,有针对性地做好三少民族文化传承保护和创新发展的问题。近些年来,大家关注比较多的是三少民族传统文化如何传承保护的问题,也做了很多工作,成效比较明显。但形势依然十分紧迫,特别是三少民族语言的传承保护问题,还没有找到更有效的办法和举措,三少民族各界人士对此也比较担忧。所以,三少民族文化传承保护问题,依然是我们要持续关注的问题。但与此相比,我们对三少民族当下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特别是对未来发展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关注用力还不够,这是三少民族研究领域应当补齐的短板。我们知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发生深刻变化,我们正处在百年未有的深刻社会变革期,以AI为代表的新创造、新发明、新技术,对未来社会发展包括对整个人类进化都将产生深刻的影响。对这一发展趋势,我们虽然难以作出准确的判断和把握,但对这一发展趋势,以及这一趋势对三少民族生存发展可能带来的影响,必须给予足够的关注和必要的研究。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要受涂尔干“未来没有主题”观念的影响,而要坚持费老的老师马林诺夫斯基“文化动态论”的观点,坚持以文化变迁的视角分析和研究三少民族转型发展问题。所以,我们不能就文化自信谈文化自信,必须把三少民族文化自信置于三少民族经济社会未来发展的坚实基础之上。这样,三少民族文化自信才会有历史的厚重性,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

    三、三少民族文化自信的内在机理

    增强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不仅知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还要知道“我到哪里去”,努力提升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和自主地位。这是增进三少民族文化自信的根本内在机理。

    为此,三少民族作为自身文化的创造主体,首先要做到对自身文化的高度认同。需要说明的是,文化认同不只是简单认知的问题,或者说更重要的不是认知问题,而是情感、态度和立场问题,所以文化认同的中心指向就是文化主体对自身文化的肯定和坚守。当然,肯定和坚守不是不要批判,不是不要“取其精华、除去糟粕”的工作,而是在批判和继承问题之中首先坚持继承,把继承问题当作立场和态度问题。我以为,这是人口较少民族在传承保护民族文化过程中,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与此相关联的是,我们必须有针对性地克服形形色色的文化自卑心理、文化弱势心理和文化防御心理,讲好三少民族故事,提升三少民族文化传播力和影响力,在传统和现代结合基础上,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心和文化自豪感。

    其次,要努力提升转型发展的自主能力。这里涉及很多领域问题,包括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文化繁荣以及人才培养问题,但关键还是要培育自主转型发展能力的自觉意识和进取态度。最近看到一篇微信文章,一反我们常见的提法,提出思想是第一生产力的论点,并引用大量国内外实例予以论证。在我看来,这一论点也许很难成立,但它还是能够给人以启示。因为,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在你行动之前你必须有心念,有想法,这样你才会有方向,才会知道你要做什么,你要往哪里去。由此推论,在三少民族文化转型发展问题上,提出转型发展的自主能力问题、自主能力的自觉意识问题,应当成为我们解决提升转型发展自主能力问题的首要着眼点。

    再次,三少民族的文化转型发展,必须主动融入时代,全面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这样说来,看起来很空泛,但实际涉及各个领域,也很有针对性。比如,我们三少民族大致都有从事畜牧业生产的传统,但这一传统生产已经面临严峻挑战,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和回答我们究竟应该经营什么样的畜牧业,怎样经营畜牧业的问题。就我个人的认知来说,我们今天要经营的畜牧业应该是这样的畜牧业,这种畜牧业要适应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适应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我们从事这样的畜牧业,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我们也只有从事这样的畜牧业,在经营畜牧业这一领域,才能够融入时代发展的洪流之中。再比如,我们三少民族大致都有村落文化的传统,在城市化的大背景下,我们的传统村落文化也有一个适应时代发展要求的问题。我们不仅要考虑我们的村落和村落文化能够在多大范围和多大规模上保留的问题,还要考虑我们的村落在保留其传统文化特色的同时,如何能够满足村落居民对现代生活的需要。这是传统与现代对接这一宏大主题在村落文化转型发展方面的具体体现,我们只有把握好这一主题,回应好这一主题,我们的村落文化才能够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还有传统文化如何借助旅游激活并以旅游项目形式持续传承问题,也是我们三少民族文化融入时代的样态之一。现在有不小的声音一直批评很多旅游项目,破坏了传统文化的原貌,使人们难以了解三少民族的原生态传统文化。这样的批评当然值得肯定,但我们也不能忘记,我们的很多传统文化项目,只有被视作非遗项目和表演艺术并纳入旅游活动的时候,才能够以鲜活的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如果说,文化是旅游的灵魂,那么,旅游也是文化的重要载体。特别是对于那些业已失去活力的传统文化项目来说,是旅游业也只有旅游业才能够给予它们有别于博物馆陈列的活态展示,使这些传统文化能够焕发出新的生命活力与激情。这样的例子,还可以谈到很多,由于时间关系,这个问题就讲到这里。

    最后,再说几句三少民族研究学科建设问题。经长期历史积累,三少民族研究学科建设已经比较成熟,现在需要我们做的是,在进一步深化三少民族各领域问题研究的同时,树立学科建设自觉意识,遵循学科建设的规律,总结学科建设的经验,明确学科建设的强项,查找学科建设的短板,推动学科建设不断取得新的进展。正如我们今天讨论的三少民族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问题一样,在三少民族研究学科建设上,有无学科建设自觉意识也是大不一样的。

    谢谢大家!

    2019年5月19日于呼伦贝尔学院

    (本文作者吴团英系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内蒙古总工会主席。该文是作者在内蒙古社会科学院与呼伦贝尔学院主办的“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学术研讨会”上的主旨学术报告)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大学东街129号 邮编:010010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